成哥儿

最好天地毁了 二人不热吻做甚么

新年快乐!

【獒龙】关于暗恋的小片段

emmmmmm又想写校园了
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短

马龙家住在北门,而张继科住在南门。


每天放学,张继科总要陪着马龙。


马龙总是和张继科说很多话,张继科总是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弯着眼角的人。


温柔的路灯照在马龙脸上,张继科总是忍不住想去亲一亲他,可是他不能。


等到了北门,张继科便会给马龙紧紧外套。


马龙嘟囔着热,张继科笑着说怕他冻病了。


张继科揉了揉马龙的脑袋,看着马龙消失在人群里,自己再向反方向走去。


张继科知道,他爱上马龙了。


而马龙不知道,张继科每天要多走十几分钟,只为了多能看看自己。


龙队生日快乐!!!
❤❤❤❤❤❤
🎂🎂🎂🎂🎂🎂

【獒龙】感性大厦(一)

☞摸个鱼儿……先放一小段。
☞很喜欢墨镜王的《重庆森林》,也想写一个不一样的故事
☞ooc是我的
☞我回来了yeah
☞粤语有一点 大家都能看懂那种☜
  
  
  
       1.在遇见马龙的四个小时之后,张继科点了一杯咖啡,不过这一次,咖啡缺了一勺糖。
 
  
   
  2.风扇调到了最大档,马龙迎着风,当书翻过最后一页,他歪过脑袋。张继科觉得他也在看着自己,

  
  “唞吓啦,一直看着我。”眼前的人开了口。张继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,说:

  
  “一杯咖啡。”顿了顿又问道:

  
  “以前没见过你,新来的?”马龙点了点头。
  
  
        “玘哥呢?”

  
  “玘哥…”马龙晃晃脑袋,“交电费啊。”

  
  “交电费?”张继科趴在柜台上。

  
  “对啊,交电费,不然就买餸,要是碰到邱哥他们就打打牌,反正有事要做的了。”
  
  
  外面人头涌动,两个印度手提箱商人走进店里,寻了个地方坐下,拿着五港币一杯的倒在泡沫塑料杯里的威士忌。
  
  
  墙上的光盘正对着张继科,马龙看着昏黄的男人的映像。秒针路过数字七,马龙觉得店里的灯,比天空还暗。
  

  马龙把咖啡递给张继科,又看了一眼张继科的胸牌:
  
  
  “你的咖啡,张sir。”

  
  张继科喝了一小口,皱着眉头:

  
  “好苦啊,你没加糖吗?”

  
  “加糖?”马龙笑了出来,“你们警察都不加糖啊,都觉得这样才cool。”

  
  “那是他们那些差佬,我喜欢甜的。”

  
  张继科直起身子,看了看马龙,向门外走去,半路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转过身子,马龙对着他说道:

  
  “叫龙哥。”

  
  张继科背着他挥了挥手。
  
  
  
  3.张继科再见到马龙的时候,陈玘正在和两个坦桑尼亚的商人说话。
  
  
  张继科抱着怀,斜靠在柜台对马龙说:
  
  
  “他们在说咩啊?”
  
  
  “那两个人在讲,他们的舅父系伊迪·阿敏的农业部部长,老豆系加纳监狱委员嘞。”
  
  
  “我读得书少,你唔好呃我!”
  
  
  马龙笑着拍了张继科一下:
  
  
  “要咩呀?”
  
  
  “一份kebab,”张继科故意凑到马龙耳边,“还有冻奶茶。”
  
  
  马龙连忙躲开:“啊?我可比不上人家皮屋大排档的。”
  
  
  “我听许昕讲的。来吧来吧。”
  
  
  马龙伸出手去拿杯子:“你认识许昕啊。”
  
  
  “对啊,我总食他家的杨枝甘露。”
  
  
  “你倒真的很爱食甜的。”
  
  
  陈玘在后面拍了一下张继科,
  
  
  “哟!玘哥,你们聊完了?”
  
  
  “对啊,太麻烦了,觉得自己人脉宽就有生意了。”
  
  
  陈玘一肚子火,“对了,还想给你介绍龙崽嘞,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。”
  
  
  马龙把奶茶递给张继科,冲着他笑:
  
  
  “我和张sir聊的来啊。”
  
  
     他们只认识了四十七个小时,说过三十四句话,三百四十八个字,张继科却觉得,他早已与马龙认识了许多年。
  
  
  
  4.张继科往柜台上放了一根棒棒糖,马龙问:
  
  
  “给我的?”
  
  
  “对啊。今天路过7-eleven的时候买的。”
  
  
  马龙咬着棒棒糖去拉卷闸门,张继科捧着马龙做的奶茶靠在一边说:
  
  
  “马龙,你知道奶茶有多热吗?”
  
  
  “不知道,怎么,你知道?”
  
  
  “不知道啊。”
  
  
  “那你还问我。“
  
  
  “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。”
  
  
  张继科陪着马龙往回走,张继科笑道:
  
  
  “你每天晚上不害怕吗?”
  
  
  “刚开始害怕,后来就不怕了。”
  
  
  “你得小心点。你知道吗,昨天有个背包客在B栋里被劫了。再说了,想你这么白白嫩嫩的,万一遇到哪个妓女,你一没把持住……”
  
  
  “你赶紧闭嘴吧!”马龙从后面踢了张继科一脚。
  
  
  两个人安静地走着,远处有几个外国人,看到张继科的警服,连忙跑到远处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两边的takeaway还在亮着光,张继科侧着脸看着马龙。
  
  
  过了一会,马龙开口道:
  
  
  “张sir,你为什么要上夜班啊?”
  
  
  “就是想上咯,怎么,正好可以跟你一起走,你不愿意啊?”
  
  
  “冇啊。”
  
  
  他们路过了一家任天堂,马龙停了下来。
  
  
  “这什么时候开了家任天堂啊?”
  
  
  “前几天吧。”张继科手插着兜。
  
  
  马龙蹲在橱窗前,一对情侣抱着一个巨大的加菲猫向着路另一面走去,张继科站在马龙身后,马龙叹了口气说:
  
  
  “太贵了,把我卖了都买不起。”马龙站了起来,“咱们走吧。”
  
  
  张继科看了看走前面马龙,跟了上去。
  
  
  到了宾馆楼下,张继科似笑非笑地喊道:
  
  
  “马龙!”
  
  
  “如果你要卖自己的话,我一定会把你抓起来的。”
  
  
  马龙没有理张继科。

  
        在一群捧着《LONELY PLANET》的欧美人走过之后,马龙就消失在楼道里了。
  
  

      TBC

  

【獒龙】烟(一)

*黑帮AU
*ooc预警
*R18预警
过年好啊

1.烟雾晕了残阳最后的亮,张继科咂了咂嘴,在燃尽前掸开,带有余温的灰烬吻着胸口戴的玫瑰瓣。他紧了紧领带,带着手下进了会场。

大厅富丽堂皇的吊灯晃得张继科睁不开眼,一位穿着性感的女士走来,娇柔地喊了声:

“张先生来了。”

张继科不禁皱了皱眉,可不嘛,进入他耳朵的声音都是浓妆艳抹的。

与几位权高富贵寒暄了几句,张继科便寻了个地儿坐着。

他是肖门的人,这两年闯出不少名声来,这次参加宴会,主要是为了给肖门涨涨威风。现在却安静地坐着,什么行动都没有,方博可看不下去了,张口道:

“科哥啊,咱是代表肖门来的,好歹拿出点气势,扩扩人脉啊。否则叫人笑话。”

“你想去你去,别烦老子。”

方博撇撇嘴,无奈翻了个白眼,走开去寻找目标了。独自呆了一会,张继科也觉得无聊,四处张望着,看到秦门的小少爷马龙在一边独自坐着。张继科扫了他一眼,坏笑着端了两杯香槟,走了过去。

“马先生。”

刚刚一抬头,便撞上了张继科的目光。马龙的眉目生得淡,却深深地刻在张继科脑海里。饱满的唇带着淡粉色,刘海一丝不苟地梳了起来,硬气中带着可爱。马龙不自在地恩了一声。

“久仰大名。鄙人张继科。”

马龙知道是谁了,肖门的藏獒。圈里人都知道肖门与秦门向来不和,怎么如今张继科来找自己了?

“啊是张…先生啊,久仰久仰。”

“马先生怎么一个人在这坐着?我看马先生兴致不高,所以来看看的。”

“没什么的。”

“哦?那我陪马先生喝一杯?”

马龙接过香槟,示意碰下杯,浅浅抿了口。张继科看到马龙透红的脸,觉得有些热,单手勾开了领口,杵着下巴直勾勾地看着马龙。马龙被盯得发毛

“张先生,我脸上有什…”

话没说完,张继科已把手伸过来,马龙下意识闭了眼,耳边响起张继科磁性的声音

“你的睫毛掉了。”

2.宴会结束的时候张继科已有点喝多了,头有些发晕。他觉得胸膛里似是有团火焰在跳动。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f48b4bf9b82b
(网页在评论中)

处理干净后,张继科给方博打了个电话

“明天我要马龙的所有资料。”

不顾方博的质疑,张继科挂掉了电话。

走到阳台上,张继科点了根烟。马龙的味道就像烟一般,蠢蠢欲动的,引得张继科忍不住将他燃烧。

TBC

【獒龙】桃花源记(一)

*ooc是我的
*删后重发
*文笔不好
*平行世界

1.思想交织着画面,张继科眼前充斥着干净的蓝。

清冽的水浸润着他的衣衫,他便如此躺在儿时的小溪中。

刚刚起身,便看见自己随身的玉坠浸在溪里,萦绕淡绿色的光。

迟疑俯身拾起拿捏在掌心,黑色的瞳孔绽放出惊讶。一切都静了,寂寥间隐约听见树尖沉玉点入涟漪的声响。

张继科的睫毛不经意地颤抖,绿光跳动着,恍惚间似是组成了箭头,便寻着翡翠闪烁最强烈的方向行去。

张继科眼前变得清亮,连绵的山峰映入眼帘——这是他从未见过的,还有的,是那溪边的桃花林。那里桃树可千余,夹道如锦幄,花华藉地,流水汩汩。

愈发看迷了眼,缘溪而行,走到了一山下。山下有一小口,隐约发亮。

洞口小得很,幸得张继科十六岁的身子高瘦,勉强穿过,数步后宽了不少,洞那边看不真切,张继科向前探头,却突地一震,身子一跌,手丢了翡翠……

梦醒了。

2.张继科猛地惊醒,发觉刚刚是一个梦,下意识摸胸口,却不见了翡翠。

他暗骂一声,想着谁是半夜来偷东西。但家中没有什么异样,钱财也没少——也是没什么钱的。张继科父母在外打工,只留他一人在家,每月生活费也不过几百。如今剩不多少,张继科想着或是那贼觉得他可怜,留给他一口饭钱。见天才灰蒙,张继科也毫无睡意,连忙收拾收拾,跑去警局报了案。

做了笔录,也看了现场,毫无线索,警察只是让张继科回家等待结果。张继科满肚子闷火,蹬上破烂的自行车,上学去了。

3.老师仍在讲台上吐口水,夹杂着风扇的吱呀声,同学翻页的沙沙声,倒是让张继科想起了曾经家门口伏在树干的知了。 老师的粉笔头给他泛黄的袖口擦了层白灰

“张继科,你听没听课?我讲的都是重点,过两天考试都是要考的!你给我站着听课!”

张继科不满地撇了老师一眼,故意用力推动桌子蹭着地面,前桌的方博捂着耳朵,撅着嘴瞪着他,那模样更像是旺仔,张继科没忍住就笑了出来。

“站起来还不听课,滚出去!”

4.闷热的下午,学期终于结束。警局没有任何回应,继科趴在床上,拨通了手机

“妈,我考完了。”

“继科啊!最近怎么样啊?”

“啊都挺好的,”他挠了挠鼻子,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“哎呀抱歉啊继科,我和你爸最近特别忙,假期可能回不去了。”

“哦。”继科的希望被扑灭,玉佩丢了的事咽回肚中

“那没事了,先挂了。”

无奈地扑在床上,泄气地捶打枕头。倏然间张继科又想起了那个梦境,他还记得那老家的河,绵绵山峰,千里桃花和馥郁花香,他还记得那个山洞以及洞那边那个模糊的人影。

张继科脑海里萌生了一个念头……

4.山路陡峭,那大巴要散架似的。邻座的老奶奶见他年轻,不断与他找话聊,高兴时还嘿嘿地笑着,大概是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。

到了居民区,发现爷爷早就在楼下等着了。吃过了饭,等爷爷奶奶去午睡了,张继科便偷偷跑了出去。

走到了老平房区,早就没有人在这里住了,只剩下些残垣。张继科从断壁处直接翻进后院,凭着记忆向溪流尽头走去。

景象变了,远处出现了山峰,溪流旁的草原多了成片的桃林,张继科感到了一种召唤,觉得他将寻到了梦境的真相。

山下小口,那是梦中断的地方。张继科深吸了一口气,毅然前行。

初极狭,才通人,复行数十步,

豁然开朗……

        TBC

想把锁起来的几篇重新都改一改(ฅ>ω<*ฅ)
一个黑道,一个校园,一个重庆大厦,一个桃花源,一个桃花源emmmmmmm